最新网址:www.ztwx6.com

乐安禾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昭通文学ztwx6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尹志高被家丁抓着,见那酒楼老板向其跑来,便口不择言道:“你敢娶她?!她是个□□你不知?!”

本就是一场人人祝福的婚礼,街上围观的人自然多,如今尹志高这一闹,人群瞬间窃窃私语。

“这不是翠儿姑娘在酒楼救下的那个?”

“他说什么?你听到了吗?感觉有事!”

……

剩下的都是些碎语,白姬花没再听。

向其忙给家丁使眼色,家丁秒会意,暴力捂住了尹志高的嘴。

李翠满眼迷茫,但没从轿子里下来。

李老头也终于跑到了近处,先看了眼自己的孙女,确认无碍后才转头。

他头发从三年前的花白变成了全白,眉眼间的疲态掩不住,整个人老泪纵横。

他颤巍巍走到尹志高身前,抬起黢黑枯老的手掌。

‘啪’一巴掌,尹志高歪头,啐了一口血,他又想开口说什么,却被家丁重新捂住了嘴。

“你这畜生,回来就造孽!”李老头说话时的声音都是颤抖的。

他哀哀转头,仔细安抚李翠,“翠儿啊,是爷爷不好,让孩儿受苦了。”说完又是满脸泪花。

李翠其实是蒙的,她是气愤于尹志高这些腌臜话,但爷爷向来柔和,从前对尹志高也是照顾有加,怎么会突然的就扇人一巴掌?

好在有向其在,迎亲的队伍继续向前,李翠也没再多想。

家丁将尹志高带到了深巷,向其去而复返,在李翠面前他还保持着风雅,但见了尹志高便没控制住,几拳就将人轮倒在地。

尹志高不气反笑,“你好歹是个酒楼东家,却要娶她一个弹曲儿的李翠!”

“翠儿如何,轮不到你这么个下三滥的蛆来说嘴!”向其隐忍着杀意,但还是抬脚往尹志高的肚子上踢了一脚。

他向家丁一努嘴,尹志高便被打了个半死,但他还是在笑,像是势在必得,“你还不知道吧,李翠这婊/子,已经被城主家公子玩儿烂了!就这么个破烂,你还想娶?”

向其还穿着一身喜服,面上怒意压制不住,上前又是几脚。

可尹志高却像是得了惩,笑得愈发猖狂。

“今天势必要将他打残废,扔出城喂狗,不要污了我与翠儿的大婚场地。”向其向家丁们招手,下了命令。

走之前还特意凑近尹志高的耳边,轻轻说了句:“翠儿的仇,我做夫君的来给她报,你这种忘恩负义的蛆虫就该落了十八层地狱!”

巷子口着一身喜服的郎君温润儒雅,巷子里尹志高发出致命的惨叫。

白姬花和魏成师就站在旁边,观赏着这一幕。

尹志高三年前一觉睡醒南下,再回来就变成这副样子,明明那日还满是悔意,如何下了那个地,就变成了这样,无从得知。

毕竟白姬花和魏成师没能下去。

再后来,这个世界发生了一场巨大的浩劫,火光充斥人间,惨叫此起彼伏。

但不知为何,浩劫势大,却在几天内平息,从浩劫中存活下来的人重建家园,后来的繁城缓慢建起。

巷子深处重新起了一处酒楼,名叫“缺月楼”。

尹志高在浩劫中得了一块除妖符碎片,他拿着碎片入了和尚山。

从此便以冰雕美男的样子面世,有人路过和尚山,再没出来过。

白姬花知道,那些人都成了守墓人。

尹志高或许在那地下学了入梦术,以梦控人,将不听话的人都做成了傀儡般的守墓人。

他在山下建了座庙,又在和尚山造了场梦,将那座庙搬来了山坳里。

待到守墓人壮大,他便派了好控制且完整的那一批人入了繁城。

那批人再回来的时候,带了那酒囊公子和那两个家丁。

他坐在那只椅子上,缓慢擦拭着自己那歪曲的手指,将手帕扔向跪在地上哭唧唧的人,“您,怎么不一掷千金了?”

那两个家丁像极了筛糠,而那酒囊公子还在挣扎,“你…您想想,我救了您,当初是我救了您。”

尹志高一挑眉,饶有兴味道:“哦?你确定是救我?”

酒囊公子:“是是是啊。”

尹志高瞬间没了兴趣,他向椅背上一靠,对一个家丁道:“你,拿起铁锹,挖个坑!”

“什么?”家丁没反应过来。

“愚笨!那就…”他将指头指向另一个家丁,道:“你,拿起铁锹,挖个坑,挖个足够埋下一人的坑,限时一刻。”

被指到的家丁立马跳起,拿起铁锹开始挖。

酒囊公子不明所以,还要再说什么,却被尹志高一句话吓到不敢说话,他道:“一刻钟之内,说说你是如何救了我的,不然…削了你的嘴,再把你埋了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其他相关阅读More+

晚来雪

归鸿落雪

想入媛媛

空中云点

国宝级女配2[快穿]

张早更

极品嫂子

李清狂

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

铜炉添香

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?

三日成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