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ztwx6.com

天才一秒记住【昭通文学】地址:ztwx6.com

云谏走到祁宸身旁盘膝而坐,焦急地说:“岳忠贤死了。”

见祁宸眼睛怡然不动,没有半分惊讶,他继续说:“按照原计划,我们的人搜寻制造岳忠贤贪污的证据,他最早应该是在冬至前后被举发,明年春天处死。可整个计划提前了四五个月,潜伏在朝中的那批人没有岳忠贤掩饰,用不了多久所有的事情就会被萧寒声发现。”

祁宸漫不经心地翻了一页。

云谏低眼,睫毛微颤,神情肃穆道:“我们在玉城谨小慎微,苦心经营,走一步算三步。天下为棋局,你我都是棋盘上的棋子,我们费心费力将祁宁排除在棋局之外,她不在池阳好好待着,为何会去烟阳?”

祁宸放下书,收起散漫的表情,道:“云谏,祁宁从不是一个安于一隅的人。况且国仇家恨都已摆在眼前,她只顾自己待在池阳安逸享乐,那她和那些自私自利、鱼肉百姓的强权有什么区别?”

祁宸从旁侧端来一个棋盘,一手执白子道:“那还是我们不够了解祁宁。阿宁从小养在京城外,被国师卦言纠缠一生,走到哪里都有人嫌弃她。原本我们所看到的阿宁是乖巧娴静,不争不抢的一个人。”

祁宸将白子定在棋盘边缘,道:“可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。”

“是什么?”

“渴望。”祁宸又拿起一个黑子,说:“她两三岁离开京城去鄯城外祖家,可外祖母和舅母并不是慈善之人,再加上祁宁是被皇帝遗弃的女儿,可想而知她那时过的是什么的日子。

后来,阿宁被接去池阳受皇祖母抚养教导。可惜皇祖母年迈并患有心疾,对阿宁满腔的疼爱表现出来只剩下一二。可就是那一二的宠爱,能让阿宁珍藏许久。阿宁在知道岳忠贤是杀害皇祖母的凶手后,她定然是想亲手了结岳忠贤的,但最后还是搜集岳忠贤罪证,在朝堂上揭发他。”

云谏拿回祁宸手中的黑子,放到白子对立的位置,说:“岳忠贤一死,萧寒声就会发现祁宁并不是他记忆中纯真的样子,会再下杀手。”

“阿宁背后有祁清栎护着,萧寒声当然不能再像以前一样,派刺客去截杀。”祁宸将一白子放到黑子旁边。

“政治手段。”云谏反将一白子放到黑子下方,“萧寒声最先要做的,就是挑拨祁清栎与祁宁的关系。祁清栎最怕的东西,就是萧寒声的切入点。”

“祁清栎最怕什么?”

“你。”两人一来一回,棋局初见阵型,云谏道:“你回到南曦,就意味着祁清栎的皇位不稳当。一方是亲血缘皇兄,一方是幼时关系深厚的皇叔,明眼人一看,不管是谁,都会认定祁宁选择的那个人是你。萧寒声利用人们既定思维,挑拨祁清栎对祁宁的信任。”

云谏话锋一转,说:“如果这份信任足够稳固,连一个谋逆的罪名都无法摧毁呢?”

两人陷入沉默,祁宸轻声道:“走到这一步,祁清栎还是愿意信任祁宁。以萧寒声的性子,定会鱼死网破,两败俱伤。”

“你收拾收拾行李,准备回烟阳吧。”

云谏诧异道:“我回烟阳了,那你怎么办?”

“大梁那些朝臣不能不救,我在南曦待了五年多,都快将玉城活成第二个故乡了。”祁宸苦笑道。

云谏临走前,问了祁宸最后一个问题:“历代皇帝哪个不看重自己的皇位。先帝因国师无所根据的一句话,就能疏远自己的亲生女儿。祁清栎知道祁宁企图弑君夺皇位,他还能坚定地选择相信祁宁吗?”

微风拂过,祁宸不语,抬头透过白幔望向庭院里的青竹。

天下最难算的就是人心。

“你说谁算得赢?”

此时烟阳城公主府凉亭内有四个人,清梨和菡香站在桌子外围,一脸兴奋地看着祁宁和柳染互相对坐,两人手里各拿一个算盘。

清梨咬开一个月饼,发现是五仁馅的后,嫌弃地放回果盘旁边,并回答菡香的问题:

“不用想,肯定是柳染姐赢。”

“殿下无所不能,我选殿下赢。”菡香不服气道。

清梨啧啧道:“小菡香你这是盲目崇拜,人各有所长,珠算方面肯定是柳染姐厉害。”

“哼,吃东西方面你最厉害。”

清梨一噎,随后两人紧紧盯着桌面上两人手里的算盘。

修长的手指来回拨动顶珠与底珠,动作快到根本看不清。

一字间,柳染勾起唇角,率先说出:“七千一百一十一万三千六百九十九。”

清梨激动地大喊:“柳染姐胜。”

清梨耷拉着脑袋,根本不相信祁宁可以输。

于是祁宁上前轻抚菡香的头顶,笑着保证道:“我回去再练练,下次一定赢。”

“好。”有了祁宁的安抚,菡香心里的阴霾很快消散,对生活重新充满了希望。

祁宁道:“愿赌服输,说吧,想要什么?”

柳染笑而不语,目光转向清梨。

清梨似乎早有准备,举起手欢呼道:“我们,今天,晚上,去朱雀街看花灯!”

烟阳雍州城一带,自古以来,就有中秋夜放花灯的习俗。人们将各种样式的彩灯放入江中、河中,随水漂流,寓意将祝福带去。

祁宁挑眉,说:“走吧,小清梨马夫。”

“不要。”清梨嘟嘴,连忙跑出凉亭说:“我去喊玉蘅来驾车。”

夜幕降临,华灯初上。熙熙攘攘的人群里,传来阵阵欢笑声。各种造型别致的灯笼挂着街道两侧,随晚风摇曳。无数红灯随护城河水漂流,宛若夜空中闪烁的明星,形成一幅幅璀璨的画卷。

菡香撩开车帘,看到人们手持花灯,说说笑笑,他们的脸庞在灯火的映照下更美丽动人。人群中有一对男女打扮怪异,看起来不像大梁人,菡香问道:“殿下,那两个人穿的好奇怪啊,他们是哪里人?”

祁宁顺着菡香的目光望去,人群中一男一女服装色彩鲜艳,装饰多是刺绣和织锦,与佩戴的复杂精巧银饰相辉映,在夜晚的灯会中显得格外耀眼。

“苗疆人。”祁宁注意到那女人腰间别着的小陶罐,说:“苗疆蛊女。”

“烟阳城内怎么会有蛊女?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《河倾月落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昭通文学ztwx6.com,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其他相关阅读More+

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

鬼谷仙师

枕着星星想你

顾徕一

首席医官

银河九天

予你

阮呈

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

卷尾咩

总裁她别有用心

久暮非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