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ztwx6.com

20

春天尾巴上的早晨,天气晴朗而温暖。枝头上的嫩芽已经长成厚重的深绿色,形成荫翳。叶子上残留着七彩的光斑,叶子下却带着潮湿的水汽,就像姜去寒的灵魂,一半早早坐在梦溪阁处理公务,一半躺在床上装成要羽化的蛹。

梦溪阁外,裴琚光等待皇帝召见。

以为告慰先帝的名义,皇帝宣布举办七天七夜的水陆法会。但是包括裴琚光在内一干大臣总觉得蹊跷。

毕竟他们这位皇帝连先帝正经的葬礼都办的不情不愿,怎么会突然孝心大发要开法会?

要解释他皇位来源的正当性?

要钓出潜藏的先太子党?

裴琚光脑海里一时间闪过各种可能性。一门之隔,他听到王无度正在向皇帝汇报什么,耳朵灵敏地捕捉到“……郡主,姜二少爷……”的字样。

难道姜去寒在里面?

裴琚光不由自主地在意起自己的形象,借着光可鉴人的地板整理衣冠。

满朝都知道他的底细,他封官后索性脱去清高的伪装,颀长的身躯依靠在一根细细的手杖上,不显羸弱,却显露出本身阴暗鬼魅的气质。

白玉砖上,他忽的嘴角一勾,把门口的小太监吓了一跳。

王无度打开殿门,请他进去,自己守在门口。

“师傅,”小太监悄悄说,“你不觉得裴先生变了吗?”

“变什么了?”王无度掀开眼皮子。

小太监的声音更小了,“变成女鬼了。”

很不恰当,但这是他能找到最合适的形容词。

“嚯。”王无度轻轻拉着调子,“是人是鬼又如何,你该称呼他为裴大人。”

殿内透着白光,裴琚光垂眸扫视,没有姜去寒的身影。

心里微微有些失落。

“你在找什么?”皇帝手上拿着一杆黑色湖笔,笔尖带红,沉沉望过来时掺杂锋利。

裴琚光准备了一个好理由:“臣在想雪衣还没有回来。”

“不会回来了,”皇帝一顿,“朕将它送给太后。”说完,果不其然看到裴琚光脸上出现很奇怪的表情。

那只嚣张的鸟怕不会大闹慈宁宫。

裴琚光没有把心里话说出口,聪明地换话题说起水陆道场的准备。

皇帝点头,重又下了一个命令:“从熏坛仪式开始,你亲自看着布置……朕要在最后看到神迹。”

他要借助这一神迹丝滑地拉人进入会议。

系统无疑是天外之物,但是如何解释祂是由姜去寒决定的。

祂像一个巨物,人们靠的太近会心生恐惧,靠的太远会心生轻视。姜去寒将祂放置到神坛上,让神接近祂的尺度。

……

先帝的灵柩停在奉安圣殿,先太子的灵柩停在东宫。

两殿内前后都有和尚道士日夜诵经。

因为伴读的身份,姜重一时常在东宫走动,但他从来没有想过东宫能如此惨白,缟色一片,像还没有从冬日里走出一样。

出殡的日子即将到来,杠夫们穿着白色棉麻丧服,抬着与棺木重量相同的木头练习,木头上还放着一碗水,水不撒一滴,才算练的好。路线就是从东宫到东华门,来回走动。

姜重一看久了,觉得他们好似白色的虫子。

进入寝殿,跪在明昭太子的灵柩前,姜重一叩头,把从前君臣相合的理想当作祭品奉上。

刚抬头,灵前两根白烛烛花爆开,明明灭灭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昭通文学【ztwx6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在皇帝体内开会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其他相关阅读More+

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

骨色弯刀

完全控制

天望

席卷天灾

黄小婵

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

似伊

首席医官

银河九天

绕床弄青梅

洛阳bib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