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ztwx6.com

天才一秒记住【昭通文学】地址:ztwx6.com

沈知韫的继母是皇帝亲妹、当今的永昌长公主,是以她对皇室之事,也算是知之不少。

当年皇帝择晋王府、梁王府并恭王府世子入禁中教养,为的就是从此三人中择立储君、以继大统。

在这三人中,最为聪慧的便是谢恒,用永昌长公主的话来说便是“天纵奇才”。

因他天资聪颖,当初极得皇帝看重。

可惜谢恒九岁那年,自御花园的假山上摔了下去,自此便如同变了个人一般。

功课比不上谢愉、谢怀不说,人也越发荒唐,慢慢有了“汴京第一纨绔”之称。

此后永昌长公主每每提起谢恒,总是一脸的惋惜。

而沈知韫曾因幼年旧事及谢恒这些年的荒唐,对他颇有微词。

但这些时日以来,她亦深知,谢恒并非如世人口中所言那般,也并非如他所表露的那般。

小娘子此言诚恳真挚、双眸发亮,掺不得一丝虚假。

谢恒只觉胸口的郁气顿时一消而散,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陌生的异样情愫。

他微微撇过脑袋,望着远处的马场,轻声道:“七娘此话,倒叫我无地自容了。”

沈知韫默然,不知该如何接谢恒这话,两人一时半会竟皆沉默了起来。

片刻后,谢恒又笑着道:“罢了,叫七娘你过来,本是有另一事相询,如今不说也罢。”

他这么一说,倒让沈知韫好奇了起来,追问道:“何事?”

谢恒语塞,又不着痕迹地看了眼仍在与沈逢时闲谈的宋屿。

他方才将沈知韫叫过来,实则是想把孙望亭那晚的话说与她听。

可现下,他改主意了。

至于方才为何想说、现下又为何改了主意,谢恒自个儿也不清楚缘由。

他浅叹了声气,半真半假地道:“此事说起来本不该由我来问,只是咱们现如今的情形,问问倒也无妨。若是姑母要与你说亲,我该如何回?”

这是上元节之后,两人第二次说起婚嫁之事。

沈知韫这些时日也并非没有想过此事,那晚谢恒说过的话还一直萦绕在耳侧。

只是婚嫁一事,兹事体大,她并不愿意因如今的窘境,就应了谢恒。

虽说她如今对谢恒大为改观,但若要说嫁,她并不愿。

沈知韫沉吟半晌,道:“那便说等我父亲回京后再做打算吧。”

其实不说这话,永昌长公主也不会私自做主沈知韫的婚事,莫说有沈崇简总有回京的一日,就算他一直留在边关,那也得去信问过他的意思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小说推荐:《四合院里种田人》《苟在妖武乱世修仙》《四合院:治理众禽,从签到开始》《武道长生从内丹术开始》《嚼龙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其他相关阅读More+

只宠不爱[重生]

三千痴念

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

昀瞳

云鬓楚腰

白鹿谓霜

怀娇

白糖三两

枕着星星想你

顾徕一

想入媛媛

空中云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