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ztwx6.com

阳和万里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昭通文学ztwx6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甘欣抿了抿唇。

她好像给顾屹添乱了。

其实她试图帮顾屹做的都是很小的事,顾屹没来她院中之前,这些事甘欣偶尔也是会做的。

可最近不知道撞了什么邪,再简单的事情她也很容易搞砸。

甘欣有些丧气。

顾屹说她不适合做这些事,从前灵兽们和师兄师姐们也说她不需要会做这些事。可在甘欣看来,不想做和做不好是不一样的。

就像所有人都告诉她,她不需要灵根,山庄里的大家会将她保护得很好,会从各个秘境和易宝阁里弄来稀奇古怪的法器供她消遣。

那么多修士努力修行真的是为了追寻什么大道吗?不是的,哪儿有那么崇高至纯的思想,他们求的无非也就是获取世间至宝,以及能够尽可能长久地享受天假之年。

可对于甘欣而言,不用费神修炼就能过上别人渴望的生活,和不能修行,只能仰仗亲朋好友的怜惜过日子完全不同。

顾屹不懂为什么甘欣忽然情绪低落了下来。

他说那话并没有责怪甘欣的意思,因为到处坏事的是五行星源,并不是甘欣。

这些日子以来他以教太极的名义带着甘欣吐纳五行星源,其实是很有成效的——那些簇拥着甘欣的星源不再只是杂乱地在她身边绕圈,而会与她的举手投足牵上关联。

若是甘欣有灵根,这样日积月累地运气下去,进入炼气期甚至筑基也指日可待。可她既没有灵根,也没有驭兽师的天生金丹,利用不了五行星源聚出灵力,只能由着它们一圈一圈在自己体内打转,最后遗憾地离开。

顾屹看不透这些五行星源究竟想对甘欣做什么。

甘欣情绪不佳,那些五行星源流转的速度也慢了不少。不同的星源彼此轻微撞击着对方,就好像在互相询问眼前这位多愁善感的大小姐究竟怎么了。

它们得不出什么结果,最后便无奈地往下飘了一些,沉到甘欣本应生出的金丹处,漫无目的地跃动。

顾屹看着那些行动轨迹怪异的星源,脑海中忽然有一道光闪过。

“不,”他说,“是我的问题。”

是他把问题想得太复杂了。

这段时间他仔细观察着甘欣的一举一动,以及她周边五行星源的变化,试图找寻她如何绕开普通修士与天地万物联结、从炼气筑基开启的修炼之路,跨境与五行星源产生交互的原因。

可或许甘欣并没有绕开旁人修行必经的这些阶段。

她只是……

顾屹眯起眼睛,上下打量着甘欣,回忆着她身上的奇特之处,越来越觉得自己这个猜测有迹可循。

甘欣:“……啊?”

他刚才说什么是他的问题?

明明她自己连这小事都做不好,怎么就是顾屹的问题了?

“没事。”顾屹盛出放凉了的冬瓜羹,递给甘欣,“吃吧。”

先前甘欣不小心又将焰石的火烧得太旺,炸糊了顾屹前夜包好的荷叶糯米鸡,只好饿着肚子等顾屹重新准备餐点,过了一个时辰才吃上午饭。

这会儿接过冬瓜羹,闻着清新解暑的香味,甘欣摸了摸发出哀嚎的肚子,立马将刚才的情绪置之脑后,抬碗喝了起来。

放下碗的时候,顾屹已经没了人影,想来又是回他自己房里睡觉去了。

甘欣回味着软绵的冬瓜与脆甜的玉米粒,餍足地重新思考起顾屹说的话来。

他说这是他的错……对呀,作为一个仆从身体不好,终日犯瞌睡,让主人操心不已,试图自己上手帮忙,说起来确实是他的错嘛。

退一万步而言,顾屹与衔玉感情深厚,却体弱多病得叫好友不得不费神为他做打算,间接地把她也算计入内,难道顾屹就一点问题没有吗?

甘欣忽然笑出声来。

她不知不觉中,好像将叶恒经常挂在嘴上那套“凡事不要自我反省,要学会责怪他人”的胡言乱语给学了个透彻。

顾屹这点觉悟很好。

她看顾屹可真是越来越顺眼了。

甘欣短暂地开怀了会儿,跑到顾屹给她在大树下扎的吊椅上午睡。

芒种一过,日子一天天热了起来。甘欣尝试了几次发现自己并没那么容易着凉,就不再遵照从小被叮嘱的春捂习惯,不仅身上穿得轻薄,累了也随地坐下休息。

有一日她觉得阳光太好,在院子附近的老槐树下看着话本,累了身子往旁边一歪就睡着了。

她躺得随意,树下杂草长得太高,将刚洗好衣裳途径此处回院的顾屹绊了一跤。

第二天甘欣就在树下见到了这只挂起来的吊椅。

吊椅扎得十分结实,不论坐着还是躺着都十分舒服。很快这棵老槐树底下,就成了除小院外甘欣最爱待着的地方。

被甘欣绊倒这借口明显是顾屹胡编的。

就算他没长眼睛,甘欣的存在对他们灵兽来说都是难以忽视的,绝对不可能被草丛一掩就找不到踪迹。

只是甘欣平日闲在院子里头发也不爱盘,这样侧躺在草丛里没一会儿青丝中就会夹些杂草和落叶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其他相关阅读More+

ABO垂耳执事

麟潜

只要你

九兜星

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

骨色弯刀

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?

三日成晶

总裁她别有用心

久暮非石

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

似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