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ztwx6.com

昭通文学【ztwx6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我为鱼饵》最新章节。

沈猷收回目光,皱眉做思考状,他明知道赵献说了谎,但仍未揭穿他。片刻后对赵献道:“我且问问她再来回你。”

说毕,沈猷扬起长臂对身后士兵一挥道:“今日且退兵,回营寨。”

赵献听他要传话给何明瑟,扬了扬嘴角道:“告诉她,要快些想,若是我改了主意,或一个不开心手痒了,不保证能不能留着她父兄的命等到她来。”

……

子夜,城外营地之中的篝火已经尽数熄灭,一队人马才回到了营寨。

沈猷只身一人前往白马寺。

何明瑟坐在寮房中,手边一角,放着一盏油灯。在幽幽烛火的映照下,桌面泛出木作经年累月被摩擦出的特有光泽,灯下摆着刚刚老僧着小僧送来的一本《金刚经》。她虽未入睡,但也无心翻看。

白日,她在寺中与僧人们一起劳作、诵经,略减淡了她心中的焦虑。不管寺外是如何天地,寺中却仍是一派安宁景象,每人都井然做着约定俗成的事情,不曾提到过半分外面的时局。

只是此时,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,她仍旧是担心到无法入睡,虽然她对父兄能活着这件事已经不再抱有多少希望了。

门外,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匆匆袭来,何明瑟闻声慌乱起身,她身下的凳子发出“吱呀”一声与地面摩擦的刺耳声响。

一个高大的身影在窗边晃过去,接着便传来了几声敲门声,男子声音低沉道:“是我。”

何明瑟快速几步走到了门口,轻轻一拉,门开了,沈猷站在她面前。

他带着一丝轻快,迈进了门,“何大人和令兄没有性命之忧。”

他风尘仆仆,身上的厚重的铁甲尚未脱卸,带进来了一股凛冽的寒气。

何启功身亡,何宗宪重伤,虽然说出这话,他也有些心虚,但是面对何明瑟,他只能如此安慰她,盼她听了心里暂时能宽慰些许。

“真的?”何明瑟疲惫的眼睛泛出一丝光芒,接着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:“赵献没有杀他们?他们有没有受伤?你有没有受伤?”

说毕她将沈猷拉倒油灯下,上下打量。

沈猷沉默了片刻道:“我没事,何大人现被关押在地牢,具体情况尚不清楚。”

“有件事情,我擅做了主张,本不想跟你说的,但……”他有些心虚的瞄了何明瑟一眼,跟她实话实说。

“但我想着,你知道了或许更好,大军尚未到来,本不应打草惊蛇的。但我怕耽误这些时日,赵献对何大人下手,故今晚虚张声势,让赵献以为我要攻城,并且,我对他说了你也来了。”

“他提出,你若去见他一面,他必会放了何大人。”

何明瑟两眼中闪现出的淡淡光芒,转瞬便消失了。

她喃喃落泪道:“真的?他真的会信守承诺吗?怕是这几句话都是假的,其实自从知道赵献入了成都以来,我便知道父兄未必能活了。”

“但是,若是他们二人还有一线生机,也要一试。”沈猷道。

“想必赵献现在也是怕的,在他发现我们的虚实之前,要尽力保住何大人的性命。我不会让你入城的,只需在城下,吊足他的胃口,待到许定带着大军一到,我们攻入城中,那就由不得他了。”

何明瑟擦了眼角,“他要我去见他,何时?”

沈猷思忖片刻道:“过两日我来接你。”

……

蜀王府的寝宫中,熊熊巨烛将四壁映照得透亮,床上层层帷幔之中,卧着两个面容姣好,体态丰匀的女子。

赵献一把推开虚掩着的房门,将墙上挂着的一柄长剑取下,对着饰物摆架挥刀砍去,木架从中裂开,其上的一众瓷瓶震颤了几下后纷纷倒地,发出刺耳的碎裂声响。

床上帷幔内已经脱衣睡下的两个女子被这声音惊醒,抬头向门口看去,隐约见赵献立在屋中,两个女子匆忙起身,想要上前服侍。

出了帐子,二人却不敢再向前迈脚一步,只秉着气往屏风后躲藏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小说推荐:《香落九重》《失忆后渣攻疯狂求复合》《重生之高门主母》《家父隋炀帝》《折君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其他相关阅读More+

野性难驯

笼中月

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

烟火酒颂

极品嫂子

李清狂

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[穿书]

苏芒

和男主同归于尽后

画七

总裁她别有用心

久暮非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