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ztwx6.com

如果想定其山的死罪,雏凤楼抛尸护城河女尸案子证据不足。

但若是想用起兵造反这事拿下其山,他必须把安王府摘出来。

所以,其山是认定了即便是他查出了地下神道一事,也不敢深究,而女尸案又不足以让定他死罪。

所以,那日在开国伯府上,他让府兵伏杀他,有恃无恐。

他手上捏了一张牌,只要他敢动他,他便能拖整个安王府下水。

这步棋布置得好。

好到连他一时半会都想不到解局。

北寰言隐约觉得,这件事背后的势力,远比他想象的更加强大。

又悉悉索索地翻了个身,凌信声音从对面里间传来:“睡不着啊?”

北寰言确实睡不着,便坐了起来嗯了一声。

“你怕其山那事,拖安王府下水?”凌信问。

北寰言又嗯了一声:“我还没想到破局的办法。这事明显跟谋反有关,历朝历代只要牵扯上谋反,都没善终的。”

凌信躺在床上,打了个哈欠,头枕着双手,要睡不睡地问道:“那其山,真的是你父亲的旧部吗?我怎么一次都没见过?你见过吗?”

北寰言沉默。

他也没见过。

北寰言目光落在锦被上,不知在想什么。

清晨的第一道阳光破窗而入,撒在他手背上,他心中一动,似乎有什么事一闪而过。

他瞳孔猛缩,脑子里被遗忘的线索瞬间变得清晰起来!

他似乎找到了破局的关键!

*

翌日,辰时末,景雀把北寰言喊起来。

帮他更衣,束好头发,便让人把饭送来。

北寰言很困,吃饭的时候眼睛都闭着。

凌信更困,他压根就不想起来用早饭。

景雀强行把凌信拉起来,把人架到饭桌上,一边帮他布菜一边唠叨:“两位公子都是长身体的时候,怎么能不吃饭?”

凌信拿着筷子,头都垂到桌上去了,脸贴着桌子,顺势就趴那继续睡。

景雀见状觉得好笑,又去捏凌信鼻子,把他捏醒。

如此好几次,凌信才彻底醒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其他相关阅读More+

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[六零]

桃花锤子

晚来雪

归鸿落雪

偏要勉强

迟小椰

极品嫂子

李清狂

和男主同归于尽后

画七

魏晋干饭人

郁雨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