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ztwx6.com

对方正全神贯注地和来福一起铺床。

黎蔓这下坐不住了,越看越觉着侧脸像了八九分,站起身来准备走近些打量。却又怕是自己认错,脚迈到一半硬生生停住,只不可置信地望向陆闻砚:“不是,他……你……”她指了指那抱着布料的人又指指陆闻砚,一双眼睛瞪得溜圆。

陆闻砚本来还想卖会儿关子,没曾想黎蔓这么快就察觉到来人的特殊,他便顺势解开谜底,“就是夫人想的那样,”轮椅上的人慢条斯理地啜饮半口茶水,放下杯子,“好了,你俩弄完就转过身来,搁那儿装模作样也不像……怪不得叫夫人这么快认了出来。”

“是夫人聪慧过人,少爷可不能责怪小的们。”来福笑嘻嘻地扯着身旁人的衣袖,后者别扭地抬起手,向黎蔓行了个不伦不类的礼。

却说出发当天,黄昏之前。

陆闻砚在书房里待了许久,总算依照记忆里的模样将那流民图仿制了一份。虽缺了原作的精气神,部分细节处也有出入,但也算六分相像。来福忙上前小心翼翼地捧起那幅画,准备将其挂起来阴干,却听得对方吩咐。

“去给思拓传信,丁犁那边既然审不出新的东西,那就按照既定例律,该罚的罚,不必再专门派人守着他,”陆闻砚垂下眼,轻描淡写地安排了某人的往后,再开口前却又沉默了许久,“……再告诉他,后天早上,替我送个人出城。”

乞儿不识字也说不出话,当初永和帝叫人审了一轮后发现确实没什么能问的,摆摆手准备将人放了。那时本是再次匆匆入宫的陆闻砚也应告退,谁曾想他却不走,而是在周公公得令出门前迟疑地开口叫住对方。

他想到清早自己与黎蔓争执时,对方眼中的愤慨和话语里对乞儿的担忧,又想到自己失了理智害得对方不住打颤的胳膊。

她总是心软,陆闻砚心想。

他开口,弯腰拱手向永和帝行礼,先言明自己逾矩,再委婉道出真实目的。当然话语经过打磨,陆闻砚义正言辞地说是想保护证人。

其间有多少私心,只有他自己知晓。

她总是心软,陆闻砚心想,但她又说了,希望我别难过了。

从思拓很快叫小厮来传消息,秉承着他家少爷事无巨细的性子,一字一句地说:他家少爷已经得了信儿,丁犁的案子如果按着例律办倒也简单,两三天就能完。不过他丈母娘和他妻子已经离开了京城,估计他出了牢狱就成了孤零零的一个。至于第二件事,少爷说只管包在他身上。

陆闻砚对丁犁出了牢狱有无归处无甚兴趣,只听着自己准备托人办事得了回应,随即点头谢过。

他向来不做会让自己后悔的决定,见此刻黎蔓脸上又惊又喜,无疑是再次笃定了自己先前的想法。

满心满眼都是“意料之外”四字的黎蔓哪里会琢磨乞儿的礼行得对不对,她想问问对方是怎么出来的,却又想起对方口不能言手不能写,因此只得自顾自地说话,“平安就好,平安就好,”女子上下打量对方一番,总算回到往日沉稳的神色,“你身上的伤如何了?今儿个时辰太晚了也不好请郎中……”

“那便明日再请,”陆闻砚接过话头,自然而然地说,“只要这位小兄弟愿意,往后不妨留在陆家,月例什么的和白管事说一声就是。”

如此便算定下了对方往后的去处,来福突然想到什么,问道:“既然如此,那整日小兄弟小兄弟地叫着也不方便,总该有个名字……”

乞儿听了这话却是有些怔楞与尴尬,他自打有记忆起便无父无母,以前兄长在时还有个乳名,可后来兄长失了音讯,他沦落街头,便再没有人喊过,久而久之连他自己都忘了。

这么些年,他被喊过“叫花子”“要饭的”“小毛贼”“小矮子”,当过狗,当过猪,当过老鼠……但好像确实没有一个正儿八经的名字。

谁曾想面前曾将自己救下的乐安郡主却是兴致勃勃地坐下,“来福这主意好,只是小兄弟兴许现在用自己原来的名字也不方便,等咱们回了京城被认出来就不好了,”她轻轻地笑着,看向乞儿,“若是不嫌弃,我给你取个新的,等过了风头,又或是你识了字……再用你原来的名字,怎么样?”

我连那原来的名字都没有,又谈何嫌弃呢?被叫住的人呆愣愣地站着,来福推了推他的胳膊,乞儿这才反应过来,忙不迭用力点头。

陆闻砚用折扇虚空点点来福:“愣着做什么?还不去给夫人把纸笔拿来?”

黎蔓握着笔,垂眸凝神思索了一会儿。

研墨,抬腕,走笔,她的字偏清秀,笔法舒展,柔中带刚。

阿晟。

白纸黑字,分外清晰。

“郝经在他的诗中曾说,‘昂头冠三山,俯瞰旭日晟。’”陆闻砚看清楚了她写的什么,笑道,“确实是好字。”

“二郎真是谁的诗都记得,”黎蔓只觉着这字的寓意不错,没曾想陆闻砚现找了个出处,惊讶地夸了半句,随即扭头去问在旁边探头探脑的乞儿,“我们以后就管你叫‘阿晟’,怎么样?”她纤细的手指轻轻搭在纸页上,“这个字是光明、旺盛的意思,我觉得挺不错的。”

乞儿,现在叫阿晟更合适,他哪里识得纸页上的字,本以为自己会被胡乱叫个张三、李四便作数,眼下不由得呆若木鸡。他不认识笔画繁复的汉字,也听不懂陆闻砚念的诗句,但他明白“光明”和“旺盛”的意思。

带来光明和生机的太阳,是冬天躲在阴暗巷道里的人也会祈求的神明。他没想到自己能同这样美好的意思连在一起,他以为自己和这些八竿子打不着。

被询问的人半天没反应,黎蔓心底“咯噔”一下,心想对方难道是不喜欢这个字?自己选的不好?要不让陆闻砚取一个吧,他读的书多,兴许让他来比较合适。还没等她再次开口,乞儿总算有了动作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昭通文学【ztwx6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觉我形秽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其他相关阅读More+

八零对照组再婚后,逆风翻盘了

橙子棠

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

骨色弯刀

想入媛媛

空中云点

带枪出巡

欲晓

和男主同归于尽后

画七

总裁她别有用心

久暮非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