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ztwx6.com

天才一秒记住【昭通文学】地址:ztwx6.com

地上铺满了细长的落叶,晚风撩起簌簌声响。山岭间,一条并不显眼的小道尽头嵌着棵桃树,许是矗立在此已有百年光景。

晏玦便踏着落叶一路上行,直到目之所及出现那株硕大的桃树。树下摆着一张木制的躺椅,他走到近前,拂去了上面飘落的枯叶,扶着一旁的树干缓缓躺下,闭上了双眸。

秋意清爽,若在此时抬头望去,正能得见桃枝斑驳婆娑的枯影。此处于他承载的多是笑意,那日之前,他们一直满足而愉快地在这里繁衍生息。

他们并不是隐世的族群,恰恰相反,常常会有族人因着晏氏大人的差遣下山做事。

依附于晏氏的旁支实在太多,他们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个。直到此时,晏玦都不明白,他们下手的缘由是什么。

那日云氏满门惨遭灭族后,晏府内人心惶惶,高高在上的晏氏家主也不例外。总会有人清楚,晏府已不再是那个足以庇护所有人的桃源,四百年贪婪无度的因果已然到了收尾之时。

也正因如此,他的提议才会被轻易接纳。在家主夫妇的一力遮掩之下,他与当时晏府的少主互换了身份,担起了晏氏的百年基业。

晏府已然尾大不掉,若仍不知收敛,所谓的百年之期便是分崩离析之时。

而彼时掌权的少主便是动乱中最大的靶子。

云氏的遗孤则被偷偷藏在少主身边,待到尘埃落定,他会深陷泥沼,而他会平安归去。

晏玦紧绷着的唇角微微扬起,睁开眼来,看着上方摇摇摆摆的桃枝。

一场火几乎烧毁了这棵树,但来年春日,新生的枝桠又从驳落的灰烬处长出。

他的族人,却也早已寻不到尸骨。他收敛了地上散落的尘灰,埋在桃树下。

躺椅挪开,地上插着一块小小的石碑。碑前被添上一束不知名的山花,碑上无字,只刻着几道波痕。

此处隐蔽,但自灭族之日起,这里便不再独属于他们。未知的敌人还藏身暗处,他便只能解下腰间带着的酒壶,将一壶酒尽数倾倒在石碑旁。

酒的味道说不上多好,却是曾经的他喝惯了的。他静静地站了片刻,便打算起身将躺椅挪回原位,沿着来时的小路下山。

年年如此,他不会在此处多做停留。晏府的一应事务还等着他处理,昔年的家主等同于给了他第二次生命,他便会一丝不苟地扮演好自己的角色。

即便他或许清楚,这些挥之不去的阴霾里也有对方的影子。晏氏的族人,依附的旁支,足有成千上万人之众,若是这场劫难终会到来,他实在做不到无动于衷。

只是在他直起身时,树干上被火燎出的一个小洞莫名吸引了他。

那洞生得极高,晏玦眉头微皱,伸手去够那洞中隐隐露出的物件。待手触碰到洞口,他便略一使力将那东西扯了下来,拿到面前仔细观看。

那东西是一小块布料,其上纹着不甚清晰的一条叠尾鱼,鱼头处则随着布料断裂,不知所踪。

双头叠尾鱼,这是鱼凉的国纹,他在鱼凉待过的时日不短,自然清楚,鱼凉人的每件衣裙上都会绣有这样的纹饰。

齐瑾知道他的身份,他便曾委托她帮忙探查当年灭族的真相。若是她的手下来过此地,留下些许印迹并非不可能。

只是……

他不轻不重地摩挲着手里的布料,将它在掌心团成皱巴巴的一团,又重新铺开。

布料的背面,是一小块焦黑。

景天二年十月二十六,进京赴宴的各国车队皆已入城。云珏出去打探了一圈,听闻鱼凉的两兄妹此次一齐来了,那齐珣仍需叫人推着走,面上倒是一派春风,只是凑巧时运不济,路过闹市时被泼上了半身的烂菜叶。

云珏说着话时也禁不住一乐,显然不信什么“凑巧”的鬼话。倒是江意也混在鱼凉的贺寿车队之中,抹得灰头土脸地扮成个丫鬟模样,被她哥哥一眼识破,偷摸押回燕汜住处去了。

这话只在知情的几国间传开,在其余人面前,燕汜与鱼凉仍是势同水火。

如今的帝都热闹非凡,自明日起便要举国同庆三天,共贺圣上万福。靖水的池步月也已到了,只是帝都毕竟人多眼杂,他们几人并未私下通信,只是各自入城安顿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《恭喜少主,您脸掉了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昭通文学ztwx6.com,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其他相关阅读More+

娘娘腔

水千丞

八零对照组再婚后,逆风翻盘了

橙子棠

折君

素染芳华

一簪雪

荔枝很甜

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?

三日成晶

九章吉

明月珰